1. <progress id="cgruy"></progress>

      <em id="cgruy"></em>

      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教育頻道>教育資訊
      分享

      ▲ 不能直接把對孩子產生不良影響的書拿掉,而是要把認可的好書先引進來,用親子共讀代替說教引導孩子轉變思維

      ▲ 不管孩子多小,家長都要把親子共讀的主體地位讓給孩子,讓孩子多回應,把孩子的閱讀行為和感受調動起來

      ▲ 分級閱讀體系的建立需要以科學的兒童觀為起點,以兒童發展心理學、兒童文學、少兒出版學等學科的研究為基礎,結合不同年齡階段的發展目標來制定

      暑期已至,長假中的陪伴少不了家長和孩子圍坐一起,細品書香。然而近日,多部暢銷童書因部分內容“少兒不宜”受到廣泛關注,也讓很多家長因自己在給孩子購書時沒能細心甄別、“后知后覺”而感到“糟心”。

      隨著親子共讀已成為家庭教育的必需品,親子共讀能帶來的益處也已得到廣泛認同。很多家長為了孩子的健康成長,購置童書、繪本毫不手軟。但隨著問題童書接二連三被曝光,也讓家長們意識到:家長應充分參與兒童閱讀,在陪伴、指導中幫助他們明辨是非,更好地感知經典書籍中的真善美。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發布的第十五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2017年,在0至8周歲兒童家庭中,平時有陪孩子讀書習慣的家庭占71.3%。然而,大多數“80后”、“90后”在自己的童年時代并沒有太多與家長共讀的經驗,轉身成為家長的他們,對于如何有效科學地陪伴孩子親子閱讀仍在不斷探索中。

      童書中存在不適宜內容家長如何干預

      29歲的李女士有一個可愛的4歲女兒,每天睡前,她都會和愛人一起陪孩子讀讀童話、繪本,在他們看來,這是勞累了一天后最溫馨的時刻。

      但就在不久前,李女士在網上看到一則舊聞,令她對到底該給孩子讀什么樣的書心生糾結。原來,好萊塢一位知名女演員曾公開表示,自己不允許女兒看《灰姑娘》,認為《灰姑娘》宣揚的價值觀并不正確。對于這一說法,李女士認為有些道理,但這些經典童話也曾是自己的睡前讀物,如今更是孩子的心愛故事,是該平常以待還是果斷棄之,李女士心中作難。

      有專家曾指出,我們的兒童讀物,尤其是原創兒童文學作品,同樣會或顯或隱地帶有時代印記,也不可避免地顯露出作家科學知識、生活經驗、思想境界的種種局限。即使最優秀的文學作品,也難免帶有瑕疵。

      當童書中存在不適宜內容時,是否會對孩子產生直接影響?家長是否應予以干預?高級家庭教育指導師、國家注冊心理咨詢師劉稱蓮深有體會。

      她告訴記者,自己的女兒曾有過這樣一段經歷:“女兒3歲時,我們就開始跟她一起親子共讀,孩子閱讀量很大,所以上小學后作文一直很好。但小學三年級時,我突然發現,孩子的作文中出現了怪異,甚至有粗口的詞句。”她在跟孩子的聊天中了解到,原來當時同學之間都在傳閱一套名為《烏龍院》的漫畫書,女兒寫作風格的改變,正跟那套經典漫畫作品有關。

      那次經歷讓劉稱蓮深刻意識到,書籍對孩子的影響是如此快速、直接,受此影響,孩子思維方式的變化也是如此明顯。她果斷介入其中,對孩子給予恰當調整,“你不能直接把對孩子產生不良影響的書拿掉,而是要把你認可的好書先引進來,用親子共讀代替說教一點點引導孩子轉變思維。”

      價值引導要與孩子的生活經驗相結合

      “你也許擁有一箱箱的珠寶和很多財富,但是你仍然沒有我富有,因為我有一個講故事聽的媽媽。”《朗讀手冊》中的這首詩,令很多家長對親子共讀的重要意義深信不疑。而親子共讀的益處也是多方面的。

      “童書育兒法”創始人、北師大兒童文學博士、首都師范大學副教授陳苗苗認為,首先,重視親子共讀的家庭,孩子的早期發展會得到更強有力的支持。親子共讀,顧名思義,是家長和孩子一起來分享書、分享閱讀,當孩子能自主閱讀后,親子共讀會慢慢變弱、轉型,所以親子共讀開展得早、開展得好的家庭,說明一定是在孩子能自主閱讀前就已經重視孩子的早期教育了。

      其次,親子共讀對孩子認知發展、語言發展、情緒發展、品德發展等多方面發展以及閱讀能力都有幫助:在0~3歲嬰幼兒階段,家長用表情、手勢、聲音打造出的閱讀場景,不僅能讓孩子從小愛閱讀,更能通過豐富多元的刺激,促進他們的認知、語言、情緒發展不斷得到提升。在3~6歲階段,孩子正處在具象思維階段,親子共讀還有利于孩子品格培養和三觀塑造,一方面,故事本身能以生動的情節和形象的畫面幫助孩子內化很多道理,另一方面,共讀中父母可以通過親子對話做一些軟引導。

      最后,親子共讀不僅能讓親子之間的情感變得更融洽,給孩子更多安全感,還能提升家長的陪伴質量。親子共讀時,家長大都會把孩子抱在腿上或者摟在胸前,這種相處本身就會給孩子帶來安全感。

      陳苗苗觀察到,家長們對親子共讀的目的和方法還存在一些誤區。“在親子共讀的價值理念上,有些家長會被一些‘打卡’行為所左右,光重視孩子的閱讀數量,而忽視了閱讀質量以及閱讀對孩子精神發展的影響。在共讀方法上,家長最可能欠缺的就是互動性。不管孩子多小,家長都要把親子共讀的主體地位讓給孩子,讓孩子多回應,把孩子的閱讀行為和感受調動起來。”陳苗苗認為,掌握了這一方法,就掌握了讓孩子愛上閱讀的關鍵。

      提起一些針對經典童話的批評質疑,陳苗苗認為,這類童話讀或不讀并非重點,重點是如果讀要怎么讀。

      陳苗苗認為,“在今天這個推崇‘乘風破浪的姐姐’的時代,《灰姑娘》如果僅被解讀成水晶鞋、王子,那她確實和家庭教育的價值取向之間出現了矛盾。不過,我們可以借鑒下當代國外兒童文學課對《灰姑娘》的解讀,老師們用《灰姑娘》童話引導孩子們意識到,灰姑娘身上有很多美德,比如她很守時,時間管理能力很強,如果她磨磨蹭蹭、拖拖拉拉,那12點前肯定跳不上馬車,至于王子、幸福生活,都是生活對她美好品德的饋贈。”

      很多名著固然經典,但如何從易到難、由簡入繁、循序漸進地引導不同年齡段的孩子閱讀好書、親近名著?如何讓傳統的兒童文化資源,在今天的閱讀生活中,綻放它與時俱進的光芒?這對家長來說都是挑戰。

      曾有家長咨詢:孩子不喜歡讀一些必讀名著如《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怎么引導?對于家長這一普遍問題,陳苗苗回答,“家長如果能和孩子一起分享對名著的心得,對孩子來說更是一種興趣的激發。如果家長也能把自己的人生經驗和文學經典名著的內容相結合分享給孩子,對親子關系的融洽也有幫助。”在她看來,價值引導要與孩子的生活經驗相結合,閱讀才能真正走進孩子的生命。

      家長要擔好親子共讀把關人

      “如果家長不經選擇地拿起一本科普讀物,但其中的知識有硬傷,那么就會影響孩子的認知。如果一本書的價值觀念存在低俗傾向,那它對孩子的影響就更為深遠了,因為一個人的三觀,往往就是在從小一點一滴的閱讀中建造出來的。”陳苗苗因此呼吁,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家長要擔好親子共讀把關人的職責。

      親子共讀中,父母的閱讀指導并非從孩子捧起書開始,而是始于父母幫助孩子選書。家庭教育的個性化,也反映在家庭閱讀教育的個性化上。

      疫情期間,陳苗苗創建的“童書育兒法”研究團隊和北京市順義區勝利街道建新南區第一社區共同合作開展了線上空中課堂,通過互動式講座,以期提高社區家長的選書素養,特別針對困擾家長的孩子愛發脾氣看什么繪本、缺乏自信看什么繪本等具體的育兒問題,給予指導。

      通過朋友介紹,疫情期間,家住建新南區第一社區的樂樂媽媽參加了線上空中課堂,并收獲了不錯的體驗。“陳苗苗老師每期都會針對孩子的年齡、特點等給大家推薦合適的書,我也買了不少,孩子不僅喜歡,還能講給妹妹。”

      提到對孩子閱讀愛好的了解,樂樂媽媽直言“遠遠不夠”,“多數家長會以自己的認知為主來給孩子選書,我也是其中一個,不過通過聽老師的課,讓我更能抓住孩子的特點、更懂她。每個新手父母都應該向書本和老師學習。”

      如何幫助家長甄選童書,做到“讓什么年齡段的孩子讀什么書”,建立一個更為健全的童書分級閱讀體系也久受期待。

      陳苗苗認為,分級閱讀體系的建立需要以科學的兒童觀為起點,以兒童發展心理學、兒童文學、少兒出版學等學科的研究為基礎,結合不同年齡階段的發展目標來制定。

      “家長需要分級閱讀課程的指導,分級不僅是對不同年齡階段應該看什么童書的分級,也是對孩子不同年齡階段下、不同發展領域應達到什么樣的發展目標的分級。分級會讓孩子的閱讀更科學,讓家長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陳苗苗說。(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 周韻曦)

      責任編輯:唐秀敏

             特別聲明:本網登載內容出于更直觀傳遞信息之目的。該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該內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權利,請及時與ts@hxnews.com聯系或者請點擊右側投訴按鈕,我們會及時反饋并處理完畢。

      最新教育資訊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海賊王997話鼠繪漢化在線看 索隆震撼德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