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fl6wf"></span>
    <track id="fl6wf"><th id="fl6wf"></th></track>

    <dd id="fl6wf"><track id="fl6wf"><video id="fl6wf"></video></track></dd>
    <tbody id="fl6wf"></tbody>
    <tbody id="fl6wf"><noscript id="fl6wf"></noscript></tbody>

      <rp id="fl6wf"></rp>

        <dd id="fl6wf"><center id="fl6wf"><video id="fl6wf"></video></center></dd>

      1. 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福建頻道>福州新聞
        分享

        《〈福州古厝〉序》中提出:“保護好古建筑有利于保存名城傳統風貌和個性”。作為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的承辦地,福州立足古厝特色,以“世遺大會”為契機,將福州古厝的影響力與城市發展機遇緊密結合。閩都古建筑是福州歷史文化的實證,福州市委宣傳部特別推出“喜迎世遺大會,走進閩都文化”系列報道,邀請福州本地專家學者講述福州故事,傳遞閩都文化。今起推出第三篇,敬請持續關注。

        《腳步里的城市時光》

        作者:黃文山

        遇見世遺|腳步里的城市時光

        小時候我住在塔頭街,那里被人們叫作“東門外”,可知已是城市的東端。其實,從塔頭街步行到東街口,攏共不過半個小時的路程。“文革”期間,學校停課,我常常光著腳板一個人在大街小巷閑逛。遑論三坊七巷、南校場、亭街,就連盤陀小道七轉彎和那個深藏在榕蔭之中的西水關,也不曾漏過。不久又學會了騎自行車,于是,大小橋頭、上下杭,都在車轱轆下緩緩碾過,連同那一段漸漸漫漶的歲月,連同那一段已然褪色的風景。

        遇見世遺|腳步里的城市時光

        后來“上山下鄉”,在臺江龍潭角碼頭登船時,心頭忽然涌起一種依依惜別的情感,不僅僅是對父母,還有這座印過我童年和少年零亂腳跡的城市。

        20世紀70年代末回城,住在黃巷。三坊七巷便利的地理環境,自是步行族的天堂。從單位宿舍到南街鬧市,不到五分鐘的路程;上班到西門,步行也只要十幾分鐘。那時我常常陪著郭風先生出黃巷,穿衣錦坊,過館驛橋,沿河邊的小路再徐行數百米到單位。我想起郭風先生說要帶我走一條有趣的小道時,臉上洋溢著的得意微笑。他告訴我,無意中發現這竟是一條民國之前出城的古道。我從未見郭先生騎過自行車,他走路步子邁得很快,年輕時自是一位健行者。退休后有一段日子,他常來找我聊天,談鼓樓、臺江、倉山,細數城市地理變遷、人事滄桑,似乎福州城里沒有他未到過的地方。

        用腳步丈量自己的城市是件快樂的事。一條迤邐小巷,建于何時?一處高墻深院,住過何人?一道蒼顏古橋,通往何方?不必急于找到確切的答案,生活中的事物有的本就沒有答案。你只要走到了,見過了,即便只是匆匆一眼,心里便有了一種微醺的滿足感。我鐘愛自己居住的城市,我知道,即便是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一定也有地老天荒的故事,我只需用自己的雙腳細細踏尋著,去感觸城市不斷跳動的脈搏。

        記得10年前去看望住院的郭風先生,臨別時,他突然指著窗外一片正紛紛往上躥的高樓群問:“那是些什么建筑?”我竟一時語塞。我應該也算是老福州了,從少年、青年、中年至花甲,在這里度過了半個多世紀的光陰,可是城市卻一年年變得讓我陌生,也變得年輕得令人嫉妒。一幢幢摩天大樓拔地而起,一處處公園綠地聯翩誕生,一個個新地名更是不容商量地出現。一座充滿活力的新城正悄然而決然地向閩江、向大海走去。

        遇見世遺|腳步里的城市時光

        有北京的朋友來福州,相邀到南江濱公園走走。誰知道,進了公園大門,北京朋友就不想走了,坐在木棧道上浴著淡淡的斜陽,怡然看著一面江景。南江濱公園我此前來過兩次,覺得自然氣息比北江濱更濃郁些,但從未這么心閑氣靜地看北岸。閩江的對岸一氣連綴著七座主題公園,背后則一字排開一幢幢、一列列新建的樓宇。浩浩江水就這樣托起一座城市的美麗剪影。周遭聽不到喧囂的市聲,也看不到急馳的車流,江水靜靜地流淌,帶著兩岸連綿的樹影花香,也帶著一種詩意的生活節奏。北京朋友說,從這里看到了,更感受到了福州城的靜穆平和、雍容大度。

        什么時候,西湖通向左海有了一條木棧道?于是,專門找一個有雨的下午,辦完事后拐到西湖,獨自去走棧道。微雨拂面,棧道上聚著淺淺的雨水,它們似乎也愛新鮮,也喜歡享有一個沒有雜沓腳步的安寧時光,而不愿早早地滑入湖中。迤邐的棧道,如同一只溫柔的手臂,將西湖和左海攬入懷中。我總以為西湖精致古典,而左海年輕現代,代表著不同時期的設計風貌??墒怯辛诉@條木棧道,西湖左海,左海西湖,就好比兩段文字有了過渡,成了渾然一體的大篇章。

        遇見世遺|腳步里的城市時光

        當然,福州最讓人癡迷的還是福道。福州多山,自來就有“城在山之中,山在城之中”的美譽。這也是福州人引為驕傲的風景。而福道,這條總長19公里的城市森林步道,東北連接左海環湖棧道,西南連通閩江,橫貫象山、后縣山、梅峰山、金牛山山脊,如同一條空中廊道,蜿蜒盤旋。登臨福道,云中漫步,覽城觀景,其樂何如。在這樣的城市里生活,每天被美麗的山水濡染,自然是一種福氣。難怪,到過福州的人都說:福州是塊福地。造型設計新穎的福道也因此獲得2017年國際建筑大獎。

        城市越長越大,有時速度快得讓人眩暈,我不知道這樣的擴容,何時能止步,只是任何人都無法僅用腳步來丈量自己的城市了。

        責任編輯:趙睿

        最新福州新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中共福州市互聯網組織委員會2022年度第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